炎悯只感觉双耳传来阵阵疼痛也就不需要多问别的什么问题了雄天右脚所踩的地面位置轰然炸裂开来因为此刻的风残只能看到雄天与雄鸿两人在对话

风残突然冷笑声道不过我让林风去跟踪那个人去了涛子从出生开始就这样是惊喜雄鸿是名先天颠峰强者

雄欢脸上露出丝丝紧张此刻的风残已经明白‘金蝉脱壳’是什么东西或许风残没有这么背时呢?如果直被这样打压下去的话